第二百六十三章:酒量

小说: 网红逆袭:直播露脸后男神们都说爱我 作者: 龙的猫咪 更新时间:2022-09-08 字数:2295 阅读进度:263/295

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苏软软脑海中浮现了这句话。

她左边是叶矜,紧紧贴着她的胳膊显得防备心很足。

对面是江桥和盛陇西。

四个人莫名其妙聚首,叶矜心心念念的二人世界还是被破坏了。

现在他们正在小酒馆里坐着,品尝温泉山庄的清酒。

但……

苏软软默默抿了一口酒,觉得有些辣不太喜欢,抬头仍旧是沉默的气氛。

苏软软:……

叶矜注意到了苏软软的郁闷,丹凤眼一扫对面,忽然扬起一抹礼貌得体的笑,伸手拿起了小酒壶。

叶矜给江桥倒了一杯酒:“请。”

江桥从偷瞄苏软软的状态脱离,轻咳一声接过了酒杯。

盛陇西一直无视叶矜,现在也享受了一把被叶矜无视的感受,顿时有些脸黑。

然而他没有发作。

盛陇西:“光喝酒有什么意思。”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嗅后一饮而尽,正要继续说话,就听叶矜开了口。

叶矜:“不然呢?四个人打几圈麻将?”

盛陇西:“……”

这人好歹是个青春年少的豪门子弟,为什么张口就是打麻将?

苏软软也眼神诡异地看向叶矜。

对着苏软软叶矜肯定是没有脾气的,叶矜轻咳:“爸爸妈妈说想请你回家,正好打两圈麻将过年。”

江桥:“……”他还在偷瞄自己的灵魂伴侣,这人已经准备带人回家过年了。

上一年过年的时候,苏软软还在M国Vc实验室里忙得欲仙欲死,满脑子都是数据和模型还有市场资讯,根本没有好好过个年。

今年……肯定不一样了。

苏软软有些恍惚,自己竟然也能在一个温暖的,笑意融融的家里过年吗?

盛陇西垂眸把话题拉回来,“叶少,比一比?”

叶矜一顿,对着苏软软温和乖巧如小狗的表情对上盛陇西瞬间就变成了被挑衅的狼。

“比什么?”

“简单,就比喝酒。”

说着光喝酒有什么意思的人,提出来的也不过是纯粹的酒量比拼,叶矜眉眼间多了一丝不耐。

盛陇西嘴边却扬起一抹不羁的笑,“不敢吗?”

叶矜淡漠地看他一眼,又看了眼满脸写着看好戏的江桥和有些兴趣的苏软软。

“来。”

清酒是一种后劲比较大的酒,两人无声的开始拼酒,最初面上都是一片平静。

江桥左右看看,最终选择了抱着酒壶挪了挪椅子,靠近苏软软。

盛陇西带着挑衅的目光看着叶矜,“叶家少爷,从小就有应酬吧?酒量不错啊。”

叶矜反将一军,“比不上盛先生,红颜知己多,酒过千帆少。”

一个嘲讽俗气,一个嘲讽风流,江桥看得直呼过瘾。

苏软软捧着酒杯吃小菜,耳边还有盛陇西和叶矜的脱口秀节目,手边是给她剥花生的江桥。

服务员来添菜的时候,默默留下了羡慕的眼神。

苏软软就这么看着叶矜的脸染上一丝红晕,觉得有些秀色可餐的时候,没事人一般的盛陇西提起了彩头。

盛陇西看着面前酒量明显不好的叶矜,图穷匕见:“没有彩头,果然还是有些无聊。”

他看了眼窗外,“这样吧,输了的人,今晚在外面的树下露营吧。”

寒风凛冽,在户外露营即便是在温泉山庄内部,也不是什么舒适的体验。

但总体来说不算过分。

苏软软看了看叶矜和盛陇西的身板,觉得这个彩头还行。

叶矜对自己的酒量有所了解,他是很容易喝酒上脸的人,但不代表他酒量不好。

见苏软软也兴致勃勃,叶矜点头答应下来。

窗外的月亮逐渐升高,江桥已经成功把自己灌醉,刚退烧的身体容易疲惫,苏软软便叫人把江桥送回了他的房间。

现场只剩下还在强撑着喝酒的两个男人。

苏软软托着腮看两个酒鬼的比拼。

等到月亮升到半空,胜负终于决出。

叶矜惜败。

苏软软惋惜地捏了捏醉鬼叶矜的鼻子。

这人怎么喝醉红了脸都这么好看。

盛陇西强撑着清明,让服务生上了解酒药。

转头对苏软软说:“愿赌服输?”

苏软软勾了勾可怜的小狗下巴,抬头回答:“嗯呢,愿赌服输。”

大不了半夜过来把小狗偷回去。

温泉山庄是叶矜的,自然会给叶矜安排一个温暖的露营帐篷。

吃了醒酒药的叶矜可怜兮兮地垂头站在苏软软面前,乖巧的表情全都带着求哄的请求。

苏软软潋滟的桃花眼在打完哈欠之后点点水光几乎要落下来,她没有安慰小狗,哼笑一声后只说:“太困了,我先走啦。”

于是叶矜孤零零看着苏软软往回走。

“唉。”

姜还是老的辣。叶矜觉得自己以后和叶爸爸喝酒的时候,不能再隐藏实力了,否则也不会酒量没有突破。

天好冷。

叶矜打了个哆嗦,犹犹豫豫钻进了帐篷。

这边苏软软迈着懒散的步子往电梯走,却看到了等在那里的盛陇西。

苏软软好奇:“这么晚了,还不回去?”

盛陇西垂下眼看她:“我送你。”

苏软软歪了歪头,不明白就上个电梯的时间有什么好送的。

盛陇西却没有再多说,在到来的电梯打开时率先走进去,静静按着开门键等苏软软。

苏软软总觉得有些奇怪,狐疑地看着他。

盛陇西垂眸,自嘲笑笑,金属质感的嗓音都带上了怅然:“现在连和我一个电梯都不愿意了吗?”

那小子何德何能让你为他避嫌到这个程度?

听他这么说,苏软软心里的奇怪被压下去,对他的说法莫名有些愧疚的苏软软耸耸肩走进去,“只是有些困,没反应过来。”

她确实很困。

苏软软撑着眼皮让自己不要现场睡着,却也没有心力再和盛陇西聊天。

还好盛陇西也很有眼色,没有打扰她。

电梯平滑上行,没有一丝声音。

电梯内只有两人轻微的呼吸声。

可就在苏软软再一次把自己的眼皮扒拉开的时候,电梯灯光骤然闪烁,平滑的上升也摇晃起来,下一秒,电梯灯竟然全部熄灭!

哐当!

一阵摇晃,黑暗的电梯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