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小说: 魏晋干饭人 作者: 郁雨竹 更新时间:2022-09-08 字数:2159 阅读进度:476/508

赵含章勒住马,街道对面,刘聪已经等候多时,看到意料之中的人出现,他眼中显露出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凶狠,“赵将军,别来无恙啊。”

赵含章露出笑容,也欢快的和他打招呼,“刘将军身上的伤可好了?”..

刘聪:“上天见不得我死,所以好了。”

“恭喜了,”赵含章脸上依旧带着和煦的笑容,“刘将军,要不我们谈一谈吧,现在你们被我们反包围住了,不如我让开一条路来,给你们离开?”

刘聪冷笑道:“赵将军也太自信了,是谁包围谁还不一定呢。”

赵含章挑了挑嘴唇,问道:“那我们要打一场吗?”

“打就打,谁怕谁?”

刘聪头往后一偏,问道:“你们谁来?”

“末将愿往。”

赵含章眯了眯眼,等对方的人出列后便也问后面的人,“你们谁愿去一试?”

曾越立即道:“将军,卑职愿往。”

赵含章点头,让他去。

就在刘聪和赵含章在进出皇城的大街上点将对打时,王弥在对皇宫发起猛烈的攻击,而在赵含章的身后,汲渊和傅庭涵同时出手,将城内还幸存的百姓转移出城。

说真的,洛阳城现在已经是十室九空,一年多的灾荒和三年的战争,让洛阳的百姓死伤无数;

东海王离京时又带走大批权贵世家及其家眷家奴,后面缀着的百姓高达十万;

王弥攻城后杀了一批。

说是城南被屠,但其实总有动作过快的士兵,加上这两日的劫掠,城中其他各处死的人并不少。

汲渊和傅庭涵派进城中的士兵需要找很多房子才能找到人,有时候房子里明明有人,但他们就是找不到。

因为上面有严令,他们也不敢胡乱翻找,以免砸坏了百姓的财物,所以之站在院子里传话,“我们是豫州来的赵家军,我们将军有令,城中所有人都退出洛阳,大战在即,留在城中会误伤。”

又道:“你们的里正若还在,让他出城,去城南郊外的大营里听命!”

说罢就走。

躲着的人见他们竟然不拿家中的财物,半信半疑,犹豫片刻还是没动弹,万一这是胡人的奸计呢?

也有在家里来不及躲的,比如万坚一家。

赵家军闯进来时,他们一家正在厨房里偷摸着煮豆子吃,厨房没有躲的地方,所以他们就被撞了个正着。

万坚挡在妻儿面前,用力的把他们往木柴后的空隙里推,自己则虚张声势的拿着菜刀对准士兵。

领队的赵家军见怪不怪,也不上前刺激他,道:“看清楚了,我们是汉人!”

他道:“我们是打豫州来的赵家军,将军让我们来救你们,赶紧的,收拾东西出城去,城里要打起来了。”

万坚不相信。

他不是不相信他们是汉人,他是不相信这些士兵是来救人的,多半是要把他们带出去,然后抢他们身上的财物,再把他们一家当奴隶卖出去。

东海王的部下就常干这样的事,他们都习惯了

兵匪,兵匪,有时候兵连匪都不如的。

士兵们跑了东城和西城,最后带出去的人寥寥无几。

汲渊已有预料,要不是顾及赵含章的名声,他更想让士兵们将人搜刮出城。

不过这样不行,赵含章天生弱人一筹,民心对她来说很重要。

汲渊想了想,派人去和赵含章传话。

“啥,让我想办法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来京城了?”

“是,汲先生是这么说的。”

赵含章就摸着下巴思考,片刻后恍然大悟,“我知道了,汲先生这是让我告诉皇宫里的人,我来救他们了,让他们多坚持坚持。”

士兵一脸崇拜的看着赵含章,“应当就是这个原因。”

赵含章就看向才受伤退下来的曾越,曾越表示明白,骑马上前,直接高举手中的大刀,冲着对面大声喊道:“赵家军!”

身后的赵家军立即跟着暴喝一声,“赵家军!赵家军!赵家军!”

别说对面的刘聪,就是赵含章都给吓一跳,听到响彻云霄的“赵家军”三个字,赵含章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方法的确是好,不过……她之前想让曾越干啥来着?

想不到赵含章就不想了,由着曾越领着将士们大声吼。

对面的匈奴岂肯认输,也出来一个参将,大声喊道:“汉国大都督,汉国大都督!”

没错,刘渊建立的国号为汉,他坚持认为自己是刘备的后人,他和刘汉王朝同出一脉,但是与不是,他和天下人彼此都心中有数。

刘聪现在是大都督。

喊都喊了,赵含章也懒得再扯着嗓子和刘聪一来一往的交流,干脆和曾越道:“问一问刘聪,刚才一战服吗?”

曾越受伤了,但对方的将军伤得更重,一条胳膊被曾越给砍了,算他们这边险胜。

曾越也自豪,大叫道:“我们将军问刘将军,刚才一战可服吗?”

身后的赵家军立即跟着大喊,“我们将军问刘将军,刚才一战可服吗?”

声音响彻天际,不仅皇宫里的人听到了,全城百姓都听到了。

躲在米缸里的少年悄悄顶开了盖子,竖着耳朵听了一下,听到一声巨大的声音,“我们大都督问赵家军,可敢亲战,可敢亲战!”

少年瞬间提高了心,就听到另一边喊:“来呀!来呀!”

少年立即将盖子拿掉,爬出米缸,钻到床底下把一直收着的包袱拿出来就溜出去,真的是赵家军!

城里真的要打起来了,这时候跑出去……

不知赵家军会不会把他们抓了拿去卖,听说西平的赵含章为人很好,心地善良,应该不会抢掠他们后卖做奴隶吧?

少年偷偷的溜出去,走了两条街,就发现街上的人渐渐多了,大家都在偷偷摸摸的往城南去。

但不知是不是赵含章拦在前面的缘故,本来每日都有匈奴人过来抢掠的街道空无一人,少年转过弯,只注意看前面,没留意脚下,被绊了一下后低头一看,忍不住惊叫出声。

只见地上躺着三四个匈奴人,浑身血淋淋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