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室友是太上老君

第五十五章 第五个病人

作者:Nidale 更新时间:2022-09-08

小青不住地道歉道:“对不起啊,老婆婆,我们今天是特殊情况,请您谅解。”

陈楚庄也正要道歉,却听得她语气更为尖锐地质问道:“我很老吗?你看看我,我才六十二,叫什么老婆婆,怎么说也是叫薛阿姨。”

陈楚庄无语了,周姨才三十二岁,自己都叫了十几年了,心中对阿姨的定位就是以她为模板,风姿绰约,成熟婉转才能叫阿姨吧。

“对不起,阿。。。阿姨,您稍微坐一会,医师马上安排诊治。”小青以前是餐馆服务员,形形色色的客人都见过,这么厚脸皮的’阿姨’还是第一次见,是以反应都慢了半拍。

“现在不可以看,这不就是那个岳医师?你们不是说他一天只看一个人?这个老头是怎么回事,插队吗?”那尖利的吓人的语调让陈楚庄光是听都头大,可想而知首当其冲的对话者小青有多难受了。

“抱歉,我的事情,小兄弟你多帮帮忙。这是我的电话,不管是需要财力抑或物力,我都全力相助。”诸葛德明见状作了个揖,匆匆告辞而去。

陈楚庄有些愧疚的说:“您先放心回去吧,我自会全力以赴。”

要不是自己昨夜耽误了这么久,本来可以和诸葛老先生说清楚对方的条件,不至于让他白跑一趟,一会再给他回个电话道歉吧。”

“人都走了,还发什么楞了,快给我看病啊。”薛’阿姨’不耐烦的往沙发上一坐,陈楚庄还没动,岳三清倒先动了。

“薛姐,你看起来面色红润不像是生病的样子啊。”

不仅是陈楚庄被岳三清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吓到了,连小青也一脸古怪。

可是看他捋着不存在的胡须的样子,陈楚庄已经想到师父估计又要坑人了,不过这次坑不到自己头上倒也乐得看好戏。

“还是医师你说话中听,这位小姐姐一点都不懂事,我都进来这么久了,连杯茶水都没有。”

小青听完赶紧去倒了杯茶,岳三清却挡住了,“我这里看病是有规矩的,不遵从规矩也看不了病。”

“门门道道的还真多,不过只要医师能看好我的病,这点规矩我肯定遵守的。”说完随着岳三清进了看诊室。

“刚刚在外边不方便,一会我的小徒弟也有看一些小病小痛的,到时候惊扰了薛姐就不好了。”

陈楚庄闻言心里乐开了花,他早就看出这老婆婆身上并无病恙,看来师父要出手搞事情了啊,他立马换了医护制服,诚惶诚恐地坐在一边假装做笔记的样子。

薛’阿姨’看他俩的架势有点被唬住了,担忧地问:“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啊,他在一边沙沙沙地写,我真有些慌。”

“实话跟您说,你这个病确实很棘手,我这才把你叫进来谈嘛。”

“医师,那你可得救救我,我就跟我儿子说了,我得了病,还是重病,他死活不信,还听我那没良心的媳妇的狗屁理论,把我带去看什么劳什子西医。那玩意哪里有用,就是把人照来照去,五脏六腑,气息运转一概不管!”

陈楚庄愕然,感情这老婆婆装病有一段时间了,西医找不出毛病,就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中医身上。

“嗯,看来你子孙不孝啊,居然放在你这么重的病不管。”岳三清是踩着台阶马上往上爬。

这句话恰到好处的引起了她的共鸣,激动地拼命点头,“唉,医师你真是料事如神,我这病由来已久,好多中医都看不好,你快帮我看看,最好能下一份正式的诊断书,我要让那黑心的媳妇好好看看。”

岳三清点点头,向门外的小青招招手,“你先把这病历表填了,我才能给你诊断书。”

小青先前被老婆婆莫名其妙地刁难一番,此刻有些惶恐,递给了她那病历表说:“阿姨,你先把名字写上吧。”

薛’阿姨’听了这话眉毛一竖,“你什么意思?会写几个字了不起?我们这种泥腿子出身的没有文化连病都不能看了?”

任是小青这么好脾气的也彻底无语了,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嘛。

“阿姨,你先别生气,小丫头昨天才过来,还是我来吧。”

陈楚庄这时候大概了解了薛’阿姨’的属性,就是常说的厌女症嘛。是近几年出现的新词,对应的英文是Misogyny,词根来自于古希腊,是指专门针对女性的憎恨和厌恶。

这也解释了她为什么一进门就对小青处处刁难,只要提到那个媳妇就一脸鄙夷,脾气暴躁,说话的声音也变得火药味十足。

他同情地拿过病历表,拍了拍小青的肩膀,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劝道:“别难过,师父会替你教训她的。”

小青好奇地点点头,走了出去。

“唉,我那个儿子就是被那狐狸精勾了魂,我含辛茹苦把他养这么大,这才一年的时间,就想搬出去,翅膀都还没硬呢。”

“阿姨,先别说这些,把您的姓名年龄和过往病史给我说说,我来帮你填。”

“我叫薛清,今年六十岁,丧偶,有一个儿子,今年二十七,你不知道,他小时候很可爱,又听话,哪里像现在。”

陈楚庄扶额,这么说下去这病历表得填到什么时候去,虽然很想打断,示意她说重点,但一想到这么老婆婆的暴脾气,他都不敢想后果有多严重。

岳三清略略咳嗽一声,看着手机一脸肃穆地说:“薛姐,你这病不宜多说话,要知道人体中箐液不是无中生有,其来源主要是饮食水谷,然后通过胃肠的消化吸收,脾的运化,肺的宣发肃降功能,肾的汽化蒸腾的作用,周而复始环流不息。而你最近肯定食欲不佳,消化又不好,还有些便秘是不是?”

听到这里陈楚庄差点笑出声音来了,料到了开始,猜不到过程。

薛’阿姨’点头如捣蒜,一脸惊奇地说:“医师你真是神了。我就说这段时间有些。。。”她难得一句话没有超过二十个字,脸色微微发红,似乎不太好意思说自己便秘的事情。

“这就对了,就是因为你身体的箐液不足,你又时常动肝火,以后要惜言戒怒,不然我也帮不了你。”

“戒怒我还是明白的,只是家里摊上那么个媳妇,不动怒太难了。这惜言又是怎么个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珍惜言语,凡事讲重点,不然箐液浪费在此处,对病情恢复有大碍。”

薛’阿姨’一怔,随即懵懵懂懂地点点头。

陈楚庄差点拍手叫绝,这番话如此直白的说出来还能让人不生气满脸信服,今天还真是学习了!

上一章 不速之客主目录下一章 人间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