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室友是太上老君

第二十五章 抱了个大粗腿

作者:Nidale 更新时间:2017-01-14

又起风了,陈楚庄拿出扫把情理满地落叶。

正准备开门,门口突然围了一群人,不过这一次不是来看病的。

秦涛带着几个卫生局和工商局的人大摇大摆闯了进来说:“就是他们,无证行医,没有一个人有医生执照,只有一个狗屁按摩执照。。。”

陈楚庄的嘴角有点抽搐,又是这个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随着陈楚庄脸色变得越来越不好看,秦涛内心更是觉得爽快,这臭小子居然敢在他眼皮底下开店,是时候让他知道什么叫规矩。

为了这次突击检查,他可是下了血本请这几个人在澳*门潇洒了一圈回来的。

那群检查人员装模作样地东看看西看看就算了,秦涛还带着几个保安干脆拦住过来挂号摇签的人。

陈楚庄在心里腹诽道。这么屁大的店,放平时根本就不会来查,就算查也是查没有牌照的那些中医馆。

肯定是秦涛从中作梗,不然自己这里才开张两天,能惹来这么一大帮子各部门的人就奇了怪了?

“什么事情这么多人围着还让不让人做生意啊?”已经等了快一个小时的大妈生气的问道。

“抱歉啊,忽然有人来查证,不过请放心,我们什么证都齐全保证没问题。”

陈楚庄是委托了李达昌搞来的三证一卡,按道理应付这两个局妥妥够了。可如果那群人一直赖着不走,也不能赶他们,只能在这里干耗时间。

“得了,我今天就不看了。小庄,你可要帮我把这个位置保留下来哦。”难得抽中一次奖的大妈对着陈楚庄嘱咐道。

他苦笑着说:“这规矩还是老样子,抱歉了。”

送走满肚子不甘的大妈,陈楚庄坐在一边静静地看卫生部那几人上窜下跳地折腾。

那几个没打过招呼的工商局的人只是看了看营业执照和相关的从业证书就走了。而卫生局几个人却揪着几个小地方开始写罚款单。

每写一张,陈楚庄的脸色就越难看。加在一起总共罚了几百块钱,但是这还只是第一次,要是这帮闲着没事干的检察人员天天来喝茶,再大的庙也支撑不下去。

他自然知道遇到这种事情必须上面有人,可是问题来了,他这点社会阅历人脉关系,根本不认识能说得上话的人,李达昌能保证没有小混混或地痞来闹事,但管不了卫生部门来罚款啊。

这是一个充斥着权利寻*租的世界,不想干事情容易,想干点什么反而举步维艰。

陈楚庄苦笑,连开个小小的医馆,也避免不了这些人情世故。

“老五,这叫完事了?好歹也关他们几天门。”秦涛不满地拿出一包软中华递过去给那叫老五的部员。

老五摆摆手,“我们不能把线压得太死,今天就先算了。”

秦涛不依不饶地问:“这几天私人医馆搞了不少新闻,这报纸都说要整顿风气,不如就从这家开始?”

这话听拿陈楚庄太阳穴直鼓,拳头也越握越紧,恨不得一把拿起手边的烟灰缸就砸过去。

秦涛看见他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更是蹬鼻子上脸,“哎哟,想打架是不是,有本事来啊。”

其中一个戴粗框眼镜的部员有些看不过眼拉着他小声说:“做人留一线,今天罚都罚了,就算了吧。”

秦涛倒是希望陈楚庄真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闹起来,这样自己就更有借口让身边几人依法办事。

“可以刷卡吗?”陈楚庄再幼稚,也知道此刻不应该出手。

他这么一问原本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缓和下来。

老五见状也拉着秦涛,从自己的怀里递了根白沙烟递过去,秦涛赶紧接过。好歹是直属管辖医疗这一块的官,他可不敢得罪。

只能悻悻地说:“便宜你小子了。”

陈楚庄让灵气在周身运转了三圈,汗都快出来了才把心头那股恶气压下,刚要开口就听门外传来狗叫声。

“小庄,这是怎么回事?”抱着小兵的许少梅手里拿着面锦旗,刚刚在门口被几个年轻的保安拦着不让进来,她愣是闯了进来。

“唉,许婆婆,今天真是没办法帮你治狗,我这里忙着呢。”

对着四百多块的罚单和不依不饶的秦涛,这会又来个许少梅,陈楚庄顿时觉得头都大了。还没怎么开张就惹上这么多麻烦,看来做生意真的好难。

“许主任,您怎么?”

看着进来的许少梅,秦涛有点发懵,尤其在看到她手里那面仁心仁术的锦旗之后,连几个卫生部的部员都有点找不着北了。

“许主任?”秦涛皱着眉头问。

老五低声说:“是卫生局前二把手。”

陈楚庄也才想起来为什么觉得许少梅这名字眼熟,她退了下来之后一直负责医学生教科书编纂项目。出版的《现代医学原理基础导读》,整个中*国医药业从业人士几乎人手一本。自己当年的教科书就有两本是她编的啊。无怪乎她身上的功德圣光如此浓厚。

如果只是上面的履历还镇不住老五几人。老五心里清楚,在军*医学院当特聘教授,桃李天下且个个身当要职这一段,才真正让许少梅有了极高的威望。

“我这次来是要感谢岳医生治好了我的病。你们堵在门口不让人进去看病是什么意思?”

先前看她有些失心疯的样子与一般老人无异,现在的许少梅不怒自威,只是简单几句话就让老五几人如临大敌。

老五瞪了一眼秦涛,忙不迭的解释只是一般的巡查工作。

许少梅瞥见陈楚庄手中的几张罚单,拿过来细细看了下,对着他们扬了扬,冷笑着问:“什么时候一家中医按摩馆需要xx级别的医师执照坐诊了?你们这保健院都已经是二甲医院有吗?”

一席话问的本来就心虚的几人更是冷汗直流,都在心里埋怨秦涛,这傻逼一直说这小店要背景没背景,要人没人。

呵呵,现在随便一个靠山动动嘴皮子就能断绝他们的前程。

又拿出一张:“没有安装紧急火灾通道,你们仔细看看,这大门跟火灾通道隔了有一米远吗?”

“再说了,这火灾通道是消防部门的事情,看来得打电话问一下常玉清部长,看看什么时候卫生部门可以管火灾通道了。”

几个部员更加头疼,老主任一席话把他们能给的解释都堵死了,背上乱开罚单,越权执法这几个罪名,别说他们几个,就算秦涛的岳父上也得坐下来拎着耳朵认错。

“你们是医生,在毕业的时候,都宣誓要以一身本领救人于病痛。现在却寻隙闹事,扰人行医。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秦涛脑子一片浆糊,本能地搬出自己的岳父靠山,“许主任,我是医疗部副部长黄渝生的女婿秦涛,还请您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要再追究了。”

在他看来,好歹黄渝生是在职的副部长,总比这已经退休的老太婆有实权。

这番话却听得老五几人一阵冷汗,这家伙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嘛?老五再也不管他岳父的面子有多大了,恭敬地对着许少梅叫了一声老师又解释道:“保安不是我们叫的。我们也只是例行公事过来看看。”

许少梅也不愿意真的追究下去,摇摇头,让几个人把罚单撤了,又打了个电话给卫生局的老朋友,婉言表达了希望他们关照一下的意思。那几个干部都是她带着毕业的,自然连声答应。

这么一会功夫,秦涛自然知道能够跟这些人说上话还直呼其名的许少梅肯定不止是前副部长这点能耐了,瞪着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的陈楚庄神情比吃了苍蝇还难看。

最后一个电话却是打给了秦涛的岳父黄渝生。

“嗯,是的。好的,都是学生我教导无能,没有做好管教。”黄渝生抹了抹额头的汗,没想到这个女婿又搞出这么一摊子事情。

许少梅可以说是整个医疗系统里面最有影响力的人,无论如何自己都不敢得罪这么一尊大神啊,而且她为人清廉,遵守原则,从来没听说她为了谁的事情亲自打招呼,这下可是踢上了铁板。

秦涛啊,秦涛,你玩女人,捞外快就算了,为什么要去招惹她呢。

看着保安,卫生局,秦涛都散去了。陈楚庄这才松了口气,一脸感激地看着许少梅。

她一生的成就与历经的苦难成正比,儿子早夭,丈夫因此出车祸身亡,一届精神科权威到老来,孤苦无依,竟慢慢陷入了痴障。

此刻,许少梅又恢复那迷迷糊糊老太太的模样,抱着那小京巴唤道:“小兵,我们一起去谢谢岳老师。”

一直窝在观察室的岳三清站在门口摸着不存在的胡须笑了笑:“知道你要来。”

“大仙啊,求您解了它身上的束缚吧,我这么个老太太,心结解开了就行了,没必要耽误它。”

“嗯。本来就没有什么禁法限制,你大可来去自如。”岳三清对着那还有些迷糊的小京巴说道。

“靠,你不早说。”小京巴瞬间挣脱了许少梅,往门口跑去。

“小兵。”虽然下定了决心让岳医生放它解脱,可这短短的相处让许少梅终究有些不舍。

那小京巴本来跑得飞快,听到这身呼唤又生生停住了,回头看了一眼满面凄楚的许少梅。

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跑了回来,傲娇地说道:“罢了,早饭还没吃呢,老太婆先说好了,我要吃。。。”

许少梅又哭又笑地死死抱着小京巴,后者伸出舌头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她把锦旗递给了陈楚庄,“谢谢你。”没有多寒暄就离开了。

陈楚庄却感激涕零一直目送她离开大门,上了车为止。

自己何时能像她一样,拥有千万功德之光呢?

不过啊,这次多亏了她那几通电话,这小小医馆算是能在风雨中立足了。

“已经有一个功德点了嘛。”

陈楚庄回头,师父正颇为欣慰地看着他。

嗯,进度条动了03%。

上一章 第一位病人(3)主目录下一章 招聘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