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室友是太上老君

第二十三章 第一位病人2

作者:Nidale 更新时间:2017-01-14

海风越来越冷,再过几天就是珠海最冷的时候了,不知道那时候师父会不会网开一面。

好歹休息休息,连练功狂李海洋都有些受不住了。

陈楚庄在心里祈祷着,旁边的京巴也被吹得缩在他身边取暖。

“今天不用入海,你就在这里等着就行。”岳三清又开始摸不存在的胡子。

看着这熟悉的动作,陈楚庄已经开始祈祷这一次的因果不要太坑。

等了很久,什么都没有发生。

山还是那山,海还是那海。除了慢慢上涨的潮水,别无异样。

师父却好像睡着了,陈楚庄跟李海洋大眼瞪小眼,还有一双狗眼在中间。

夜间沁凉的空气钻进身体里,试了试运转灵气,慢慢就热了起来。

李海洋还没学会运用灵气御寒,陈楚庄只好与他背靠背,让他也可以取暖。

那小京巴极为通人性的窝在李海洋怀里,他只觉得一下就暖和了起来,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陈楚庄眯着眼看着海面,朦胧的月色倾泻而下,应和着远处徐徐波动的海面。

天水秋长共一色,万里无云万里天。

忽然想起这么一句诗,也第一次觉得诗词可以这般美丽静谧。

难怪都说要多读书啊,遇到契合的景色,弥漫于心间的情感。

确确实实需要一些有力量的文字去表达出来。

看着那海月怔怔出神的陈楚庄没有发现周遭景色的变幻。

直到发现那黑乎乎的海滩上有一小块黑岩颇为不寻常时,他才意识到那块黑岩竟然像是有生命一般缓缓靠近。

夜间的海风带着腥臭,那黑色的石头也越来越近。

他只觉得毛骨悚然,几乎要大叫出声。

就在这时候,那黑色的岩石慢慢站了起来。

竟然是一个小男孩的样子,双目黑白分明,肤色有点苍白,双颊还带着点绯红。

“你是谁。”因为小男孩的样子不是那么恐怖,陈楚庄语气也不算严厉。

“无名。”真简单粗暴。

“你鬼鬼祟祟潜行过来要干什么?”意识到对面的不是一般人,他已经开始运转周身灵气。

“杀了你。”说完还没近身,陈楚庄腰腹上已经出现一道丈许长的血痕。

“靠,这是什么玩意,师父让我跟他打?”这种隔空伤人的技能怎么躲?

诶,对了,师父呢?

他四周望望,心里一凉。

师父不见了。

李海洋不见了。

连小京巴狗都不见了,这明天怎么跟老婆婆交代?

看着他苍白的面色,那无名小孩忍不住笑了,“害怕了吗?”

陈楚庄吞了吞口水点点头,师父和李海洋消失还没什么好担心的,小狗丢了老婆婆估计能啰嗦他一年。

一想到老婆婆的夺命连环问,绝望慢慢涌上心头。。。

“那就去死吧。”小男孩欺身露出利爪抓过去。

陈楚庄早就把灵气聚集在双手上准备还击,然而那小孩似乎不是人类,双手穿过如同无物。

而自己身上又多了几道血痕。

“物理攻击和灵气攻击双免疫?这么牛逼。”陈楚庄有点懵了。

那小男孩嘻嘻一笑,就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

虽然是小孩子的模样,但这一脚却重逾千斤,他只觉得眼冒金星,喉间一阵腥甜,吐了一大口血晕了过去。

小男孩本来已经完全占优,正要慢慢折磨死他。

不想,这一近身陈楚庄居然毫无反应,之前源源不断供应它,让它可以吸食的惊惧却忽然断了源头。

它不死心,化成青烟朝他的眉心钻去,打算强行夺舍。

“……好窄。”

被灵气光子挤得密密麻麻的躯体自然不可能一下子进入。

那小鬼拼命地挤,半天之后才总算勉强进入了神识之府。

一个小小的嘟哝声过后,从黑暗中传来了低声的质问。

“喂,居然敢打扰本大王睡觉,你活够了是嘛?”

“没有办法啊,我都进来了,你就不要抱怨让个位置给我好了!”

小男孩化成的灵体还在拼命挤,无奈已经是致密结构的灵气光子可不打算让位。

“我说了,不要再靠过来了!”

陈楚庄胸膛金光大闪,一条迷你金龙冲体而出,对着逃逸出来的小小灵体就是一顿撕咬。

“好难受啊!”

“救命呀!”小男孩大惊,一边驱赶着那金龙,一边想往海边冲过去。

无奈那小金龙越战越勇,把小男孩原本虚无缥缈的灵体咬得支零破碎。

“金龙大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以后一定尊您为王,一切听你使唤。”

已经接近魂飞魄散的边缘,自然要服软。

小金龙点点头,“嘛,我也累了,先休息了,知错就好。”说罢又一头钻进陈楚庄的体内。

“好厉害啊,这是什么功夫。”

岳三清拿起炸鸡吃了一大口,喝着啤酒,与李海洋一起坐在稍远的岸边观望。

“倒不是什么厉害的功法,只是他机缘巧合下得来的一份礼物罢了。”

想起困在海里数百年的龙三,他忍不住笑了笑。

自从上次被陈楚庄叫大叔之后,那家伙好像真的生气了,居然再也没露过面。

陈楚庄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起来。

只听见师父念念有词,微微睁开眼,看见那小男孩顺服的跪下,居然整个人融入了那小京巴狗身体里面。

“梦魇,藏于天地人间,吸收负面情绪而修身,看来这天界和人界的缝隙又大了些。”岳三清语气有点沉重。

“师父,究竟发生了什么?”陈楚庄不解的抓起那小狗左看右看,和之前毫无二致。

“放开我。”

靠,狗吐人言?吓得陈楚庄立马扔下了那小狗。

小狗跑到岳三清脚下,似乎给了他一个轻蔑的表情。

“要不是你这个奇葩,明明练气未成,却有如此强大的灵气把守神识之府。体内还有一条更奇葩的金龙化身,你怎么可能抓得住我?有本事solo,无耻。”

“那你有本事正面跟我刚,利用攻击免疫算什么好汉!”陈楚庄不甘示弱,反弹回去。

。。。

总而言之,小鬼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老婆婆抱着小狗亲了又亲,完全不顾小狗拼命挣扎,紧紧抱着小狗千谢万谢的走了。

“儿子,你总算没事了,妈妈带你回家啊。”

儿子?这算是什么恶趣味?不过现在有不少老人家养猫养狗跟养孩子一样上心,大抵是因为寂寞罢。

陈楚庄不置可否,等她走出了大门,这才好奇地问道:“师父,你说这老婆婆会不会又跑回来闹事。”

想到自己昨天受的伤,再看看那一千二百块钱的医疗费也不觉得多了。

不过为什么每次赚钱的时候受伤的都是我?

“不会了,她的病只有那梦魇可以治好。”

“哦?”

“梦魇除了吸食负面情绪,变成真正的恶鬼之外,如果吸收功德之力,可以化尽它身上的煞气,至于心中的戾气,就看机缘了。”

“哦,那老婆婆的病又怎么办?”

“每个梦魇的前身都是正常的小孩,只不过心中满是怨恨不得超生,所以滞留在三界轮回之外。这孩子的因果恰好符合那老人家的因果。”岳三清摸了摸不存在的胡子,回到了观察室。

已经习惯这样神神秘秘的师父,陈楚庄抽出写有老婆婆病历的a4纸。

姓名:许少梅

年龄:78岁

配偶:亡

子女:亡

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到底在哪儿听过呢?

他摇了摇脑袋放到了档案袋里,不记得的事情就不重要了罢。

上一章 第一位病人主目录下一章 第一位病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