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撇清关系

小说: 千金毒女 作者: 亦亓 更新时间:2022-09-08 字数:3338 阅读进度:131/132

“你我本已经联手,自该如此。只是,有来有往才是正理儿。”说到这儿,陈贵妃的声音也提高了许多:“最近本宫总是休息不好,头疼的厉害,这太医院半天找不到方子,真是煎熬啊!”

陈贵妃看着花弄影,花弄影立即心下会意,她立马请命:“娘娘,民女不才,尚懂得一些医理。如若娘娘不弃,民女愿意为娘娘按摩推拿。”

陈贵妃心想着这样的花弄影还算是机灵,便笑着点头,很满意道:“既然你有心,以后就来本宫宫中伺候着吧。”

说完后,陈贵妃带着身边的侍女太监离去。花弄影也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关押的阁楼。

刚走出几步之远,隐隐听的陈贵妃身边的宫女说道:“娘娘,我看这个女子并不是生有的灯,您就不怕她暗中捣鬼么?”

陈贵妃不屑一瞥身边的那个宫女,淡定的神色早就说明了自己的信心。

“她是个机灵的,如今我与她是一条船上的人,只要她敢破釜沉舟,那么我便与她同归于尽!”阴狠的眼神之中,让那个侍女背后一凉,她只好不再说什么,连忙跟了上去。

另一头,花弄影刚踏进阁楼里,就发现自己身边的汾玉姑姑早已经叫人打晕,并且五花大绑地到在一侧。

花弄影刚冲上去,还没有喊出声音呢,就被身后一只大掌揽入怀中。

花弄影的心中泛着阴冷,若是汾玉姑姑有什么不测,她一定会让那个人碎尸万段!

就在她快要反击之时,身后的那个人已经松开手,花弄影只得趁这个机会大口大口喘着气。

转身一看,却对上穆溱那双深邃之中带着狐疑狭长如斯媚眼。即便她对穆溱有着种种防备,虽然她是满腹的算计,可是对上那双眼,她就会心软,就会悲天悯人,会不知所措。

对于背叛,她一直都不会原谅。是的,在苗疆的时候,在她亲眼看到穆溱和漪澜攻讦连理的时候,他就已经背叛了她!

如果不爱,为什么要时不时撩拨她的心?如果爱,为何还要带着执念认为她杀了漪澜而耿耿于怀?

花弄影立即下意识地摊开穆溱的怀抱,自己退避好几步,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你会不会牺牲自己嫁给我?”穆溱问道。

言外之意,便是说他确定自己就不甘愿嫁与他,既然已经有了答案,为何要问?

“不会。”

一句不会,似乎是宣判,是幻觉,在穆溱冷不丁的时候给了他一巴掌。

可是穆溱心中又是矛盾不安的,他明明不是最期待这样吗?在没有查清楚漪澜的死因之前,证明花弄影是清白的之前,他是不愿意和她有任何牵扯的,不是已经发过誓了么?不是已经在苗疆百姓的威逼之下歃血为盟了吗?

花弄影轻轻呵笑出声,语气之中尽是不屑与嘲讽,他猛然惊醒,目光中不可置信的望向她:“笑什么?”

花弄影轻蔑地看他一眼,心中却是凉了大半截,嘴上依旧是淡淡的:“没什么,只是笑人生世事无常,祸福难料罢了。”

穆溱微微皱眉:“你最想嫁的人,是江无痕吧?”

他心中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起初是有些愤怒的,可是仅是片刻之后,他还是收回了愤怒变得理智起来:“他不惜犯下欺君死罪也要替你安排好一切,还有这些日子以来暗中安排的这些,无不是为了你。可是即便如此,你们就能天长地久么?”

“这些日子以来,他究竟在做些什么?”花弄影急急问出声,可是穆溱心平气和看看元方,并没有回答。

“还有今日陈贵妃特意前来帮你,着恐怕不是巧合吧?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你不说也没关系,总有一日我都会查出来的。不过没有了柳素衣这个恶毒妇人撑腰,那些平时作威作福的官员也是时候除去了。这件事,你的功劳最大。”穆溱这些话,几乎都是摩挲贴近花弄影的耳垂说的,显得十分暧昧,灼热的空气不同更新流动,却丝毫没有退怯心尖上的燥热难耐。

还没等花弄影反应过来,穆溱就笑着离开了。不久后,躺在地上的汾玉姑姑也行了过来,她看着平安无恙的花弄影,心里才稍稍放心下来。

只是看着眼前的小主子神色严峻,汾玉姑姑也不好再多问多说,毕竟这个时候说出来,似乎只会给花弄影添堵罢了。

按照陈贵妃和花弄影的约定,她每日必须傍晚去给陈贵妃推拿,这才过了一两日,花弄影这天就按照原来的计划,走向了陈贵妃宫中。

陈贵妃身边的宫女一见花弄影来了,也不通报,直接带着花弄影前往内殿之中。很显然,这是陈贵妃在自己宫中早已经叮嘱过了的。

刚跨进内殿,陈贵妃的声音传了过来:“来了。”

花弄影屈身行礼:“参见贵妃娘娘。”

“起来吧。来人,赐坐!”陈贵妃等到下人搬来了座位,花弄影坐下之后,她开始端详着花弄影。

“这几日不见,倒是见你精神多了,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想必是柳素衣再也硬气不起来了你心中十分高兴啊。”陈贵妃这话,实际上是想通过这件事提醒花弄影自己,要记得自己的恩情。

“是啊,不光是我,想必四殿下也格外高兴吧?”花弄影似笑非笑道。

陈贵妃手中的丹蔻玉手停在半空之中,她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花弄影不紧不慢的,先是呷了一口茶,再是抬起头看着眼前上方的陈贵妃,道:“四殿下和五皇子妃之间的种种,想必娘娘也有所耳闻。五殿下那边早已知晓一切,只是苦于没有什么机会整治这二人。四殿下和自己的弟媳……这要是传出去,不好听啊!”

花弄影故意皱着眉头叹息,眼睛却是打量着陈贵妃的神色,果然听到这句话之后,陈贵妃只好硬着头皮强装笑着。

“即便如你所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这不失为两全其美的事,也算是一举两得。可是日后你可想过要怎么帮本宫了么?”陈贵妃的口风突然变得十分紧凑。

花弄影眉头一皱,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回道:“娘娘下的可是一盘大棋,其之大,可谓不能一蹴而就。不过娘娘请放心,我及说的出,就会做得到。”

就在这话之后,花弄影忽然想到了什么,她问道:“娘娘,您对五殿下印象如何?”

陈贵妃虽然心中不明白花弄影这么问所为何事,但扪心自问,她还是对这个穆潇充满了好感。

“虽然平日里李淑妃总是处处针对,还不时地揭短,可是潇儿在这间事情上态度还算端正。姑且不说他这么敬重本宫是真心假意,但是他却是没有得罪过本宫。比起那个李淑妃,他算是聪明多了,也知趣多了。”听着陈贵妃对穆潇满口赞赏,花弄影心中忽然觉得事情还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自此,她心情也好了大半。

就在这时候,穆清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看着花弄影,有些不可置信。

“还不快坐下,这大冷的天儿还是这样乱闯,衣裳也不加上,真是美得让人操心!”陈贵妃看着衣裳单薄的穆清,嘴里忍不住嗔怪着。可是从预期之中可以看得出,陈贵妃待他十分亲近。

穆清放坐下,就已经开始劝解陈贵妃:“母妃,儿臣多年来就是这般行事的,您又何必担心呢?”

是的,穆清为了磨练自己的意志力,在他很小的时候便是冬日里衣着单薄,洗冷水澡,以防自己太过懒纵贪奢坏了事,回了自己前程。

不止如此,花弄影甚至记得穆清在上一世,每每在大清早都会闻鸡起舞,苦练武功。用他的话说,练舞可以强身健体,还能磨练自己的意志力,所以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练着,从未断过。

不知道他的无疑如何,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穆清的意志力十分可怕,常人是无法与他相比的。

这一点,也是花弄影为他自豪的一种。

“你也在?”穆清皱着眉头问道。

他早已在心中存了许多疑问,毕竟花弄影是他见过的,最难以捉摸的女子,面对她的时候,总是避免不了提醒自己要对她多加防范。

在穆清的潜意识里,他可是知道花弄影对自己恨得牙痒痒。

“听说娘娘身子不适,特来伺候。”花弄影面对穆清的时候,在陈贵妃面前,千万不能让她起疑,对穆清索性也客气了许多。

“看这样子,你们似乎熟络的很呐。”陈贵妃十分满意这两个人的表现,说实在话,若是穆清和花弄影真的结为连理,那么陈贵妃自己就会事半功倍,省去了许多心力。

“回娘娘,民女只是与殿下有过几面之缘罢了,算不上熟络,也不敢高攀殿下。”花弄影这话,是在替自己撇清关系。

穆清满脸沉郁,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怨气:难不成到了这个地方,在陈贵妃跟前,她还是不愿意与自己有任何牵扯么?

一直知道她厌恶自己,只是没想到,她对自己的厌恶和不屑,竟然有这么深,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