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成了神豪

第三十章 单位门口的一幕

作者:我骑小踏板 更新时间:2022-08-10

X单位位于民生路东段,建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三层白色筒子楼,和周围的高楼大厦比起来,属实有点不合时宜。

不过别看外观破旧,所在的位置可绝对是福市的黄金地段,在这条不到三公里的民生路上,政府机关、人民医院、四大行、重点中学等核心资源挨挨挤挤,大小商家穿插期间,光是大型的商场就有三家!

X单位人员不多,四个科室加上门卫和司机,总共也就二十几个人。

早上八点多,上班的人开始陆续往院子里走。

门卫老陈头穿着破旧的保安服,手里拿着遥控钥匙站在门口,这个时间是他最忙碌的时候。

“钱科长今天来这么早啊,车洗得挺干净啊。”

“哟,大刘你这电动车新买的吧,在哪儿买的,多少钱啊?等过两天我也弄一辆去!”

“李局,楼东边还有个好车位,我给您占着呢。”

……

门口的栏杆早就换成了自动的,这个点来的基本上都是本单位的人,车辆信息电脑都有记录,自动抬杆,老陈头手里的遥控钥匙就是个摆设。

不过他还是习惯站在门口和人聊天打招呼,这是他多年的习惯。

单位的另一个门卫老江头就不这样,从来都是闷在警卫室里听小说,很少和单位的人打招呼,是个闷葫芦。

所以在单位里,老陈头的人缘要比老江头好多了。

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门口,老陈头打量了一眼,车牌号挺陌生,不认识。

不过这车估计不便宜,老陈头虽然对车没啥研究,可也知道奔驰是好车,而且眼前这辆奔驰,一看就不像单位刚来的小马买那辆像个小土豆子似的,这辆车又宽又长,那感觉比单位大领导开的奥迪都高级!

“这是谁的车?不会是哪个大老板的吧,这个点来办事是不是有点早?大领导还没来呢。”老陈头心里嘀咕着。

就在这时,一辆小巧的白色电动车从旁边的非机动车入口驶了进来,车上的女孩儿笑盈盈地和老陈头打了个招呼。

”陈师傅早啊!”马潇潇挥了挥手,元气满满地笑着说道。

“潇潇啊,又买的鸡蛋灌饼?外头的东西不卫生,还是少吃。”老陈头看着马潇潇车把上挂着的早餐,乐呵呵地说道。

“哎,没办法啊,我自己也不会弄,早上又起不来,只能靠这个凑活了。”马潇潇叹了口气说道。

就在两个人聊天的时候,门口的奔驰迈巴赫停稳,右后的车门打开。

老陈头和马潇潇都有些好奇,齐齐扭头看向奔驰车,想看看出来的到底是谁。

面对豪车,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好奇心,尽管知道里面的人自己肯定不认识,但还是想看看坐豪车的大富豪长什么样。

马潇潇刚才一眼就认出来这辆车是奔驰迈巴赫,别看她家境一般,但对于豪车和奢侈品的了解,可一点都不少。正因为她了解这辆车的身价,才会对里面的人更加好奇。

要知道,福市虽然大小也算得上三、四线城市,有钱人也不少,但能坐着这种车子来她们这种边缘单位的,平时可不多见。

徐福海下了车,看着林蜜雪摇下窗户看着自己,便对她说道:“你一会儿先跟门卫老陈登记一下,下次就能直接开进院里了。”

林蜜雪点了点头,又往前开了一小段,将车子停在外面的车位上,随后也跟着下了车。

“老徐?怎么是你?”马潇潇眼尖,尽管徐福海换了一身的行头,但在他下车的瞬间,还是瞬间就认了出来。

门卫老陈看到徐福海,眼睛顿时也是瞪得老大!

他怎么也没想到,从大奔驰里下车的,居然是单位那个平时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老实人徐福海!

他在这个单位里干了十几年了,在他的印象里,徐福海一直都是骑着那辆破电动车,风雨无误,一年四季就是那几件衣服,基本上都没怎么换过。

就是这么一个人,如今居然坐上了大奔驰,还穿着一身这么体面的衣服,简直是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

“这不是福海吗?你这是坐谁的车来的?”老陈几步来到徐福海面前,有些吃惊地问道。

“潇潇,这么早啊。陈师傅,这是我刚买的车,一会儿让我司机跟你做下登记,录一下门禁系统。”徐福海笑着说道。

此刻,林蜜雪停好了车,也走了过来。

“蜜雪,这是我们单位的陈师傅,一会儿你跟着他把车子登记一下,对了,你帮我从尾箱拿条烟过来。”徐福海吩咐道。

“好的徐总。”林蜜雪听话地点了点头,连忙转身去拿烟。

眼前这一幕,直接把马潇潇和门卫老陈看呆了!

两个人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出现了幻觉!

“老徐,我没听错吧,刚刚那个美女叫你徐总?你啥时候成大老板啦?连奔驰迈巴赫都坐上啦!”马潇潇把自己的小电动停好,上前几步来到徐福海面前,有些惊讶地问道。

自己刚来这个单位上班不到一年,和徐福海坐对面,在她的印象里,这个老徐简直是单位里最没存在感的人,穿着普通,人老实,对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爱凑热闹,科室聚餐也很少参加,如果说唯一能让人有点印象的,就是他那个超级厉害的老婆。

马潇潇记得有一次自己晚上给他发了条语音,其实聊得就是工作上的事,结果她老婆马上打电话过来质问她是谁,为什么晚上给她老公发语音,吓得马潇潇以后再也不敢给他发威信了。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放了两天假回来,居然摇身一变,坐上了奔驰迈巴赫,而且还是美女司机开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潇潇记得,上周五的时候老徐还接到了他老婆的一个电话,说是要离婚。当时包括马潇潇在内,办公室里的几个同事都没当回事,因为这种事情在老徐身上发生太多次了。wωW.八七柒ZW.℃ΟM

然而才两三天没见,徐福海居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如果不是那张脸看了一年多,太过熟悉,马潇潇简直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长得像徐福海的另一个人!

看着两个人惊讶的样子,徐福海微微一笑。

“什么大老板,她随便叫着玩的。这不现在变成单身汉了嘛,一个人过日子,不得对自己好点?那个小电动骑的时间太长了,电瓶也不好用了,总没电,所以就换了个车。”徐福海笑着解释道。

不过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直接给马潇潇整不会了。

就因为小电动没电,然后就直接换了辆奔驰迈巴赫?这就是所谓的对自己好点?

马潇潇很想说,自己也想这样对自己好点,可她是个穷人,没条件。

“好吧,老徐,哦不,徐总,你这太吓人了,换了个车直接就是奔驰迈巴赫,简直就是鸟枪换炮,哦不,应该是换导弹了!”马潇潇带着夸张的表情说道。

“得了吧,什么徐总,都说了是叫着玩的,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叫我老徐吧。”徐福海一边笑着说着,一边接过林蜜雪手里的那条软中华,直接塞到了陈师傅手里。

“陈师傅,拿去抽。我也不怎么抽烟,时间长我怕放坏了!”徐福海笑着说道。

“哎呀,富海,这可……这可不行,这烟可贵了,我可不能拿,你赶紧自己留着抽吧。”看着手里那条华子,陈师傅吓得连忙推辞。

“老陈,跟我还客气个啥,我都说了我不抽烟,这是别人送的,放着也是放着,你就当帮我消化消化。”徐福海笑呵呵地说道。

“哎,这……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陈师傅嘴里说着,手上拿着那条软中华,却是不舍得再拿回去。心里想着,反正人家大奔驰都坐上了,也不在乎这条烟吧。

又推辞了两下,老陈也就顺水推舟地收下了,喜滋滋地把烟拿到警卫室,放到抽屉里,随即热情地招呼着林蜜雪帮忙登记车辆。

徐福海也不管了,让林蜜雪先跟门卫老陈弄着,自己和马潇潇两个人并排向着单位走去。

一路上,马潇潇还是好奇地问这问那,徐福海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她聊着,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也就直接说了。反正自己也没打算低调,有钱这件事迟早被人知道,既然这样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来到办公室,意外地发现周主任居然先到了,以前他可是没这么积极的。

徐福海办公的地方是里外两个小套间,外面大一点的屋子里四个人一起办公,徐福海和马潇潇两个人坐对面,还有两张桌子坐的是财务李姐和张明哲。不过现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十分钟,两个人都还没来。

徐福海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习惯性地拿过茶杯,想要泡杯茶,却不料马潇潇殷勤地接过茶杯,笑着说道:“徐哥,我来吧。”

徐福海有些意外,不过想到刚才门口的一幕,笑了笑没说什么,任由她接过了茶杯。

里屋的周主任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

“徐哥,你的茶。”马潇潇把泡好的茶放在徐福海手边,随即拿起抹布帮他擦起了办公室。

“马潇潇,你来一下!”里屋的周主任喊道。

“好的周主任。”听到领导叫她,马潇潇连忙停下手里的活,脚步飞快地进了里屋。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为您提供大神我骑小踏板的离婚后成了神豪

御兽师?

上一章 上班就是个游戏主目录下一章 以后不惯他这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