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薄荷花海(GL)

36第三十六章

作者:若花辞树 更新时间:2015-03-15

小酒盅是白瓷烧的,底厚内容小,几杯喝下去也没什么量。景宣捏住酒瓶的瓶颈,给温纥倒上。酒香扑鼻,闻着就很诱人,酒是热过的,在这农历十二月的大寒天气里,喝上一杯暖身,是很舒服很享受的。景宣看着眼馋,就让服务员多打包了几瓶,见温纥喜欢,也帮她备了一些。

菜一道道依次上来,三个人,点了十几道菜,看着是有点多了,就没有叫米饭。景宣用小碗盛了些蘑菇番茄汤端给温纥,既开胃又能润润肠。虽然她现在对温纥已经没有再多的想法了,但是在一起的时候却是极为自然的就照顾她。从前住一起时的习惯都像是烙印一般,印在了她的心里,保留下来。

温纥接过汤碗,用调羹舀着喝了几口,想了一下,拿起景宣的碗,也给她盛了半碗,她细致白皙的食指捏住汤勺一端,唇角微微抿起,很认真的样子,舀好了端到景宣面前,说:“你也尝尝。”景宣连连点头,慢慢品味这碗经过温纥的手的蘑菇番茄汤,整顿饭都带着微笑。

赵媛熙深吸了口气,她多刻意想要和景宣亲近,都比不上温纥一个小小的不经意的动作。她看得出温纥对景宣是在意的,否则怎么会为她盛汤?否则怎么会在酒会说出那番话?温总的冰冷疏离是出了名的,能做到这步,必定是在意极了的。可是,既然在乎又为什么撇下满心都是她的景宣去结婚?赵媛熙不明白。但她知道,不管怎么样,温纥都是一个结了婚的人,景宣再喜欢她也做不出破坏别人家庭的事。她们两个没有可能再在一起。想到这,心里又舒坦不少。

一顿饭吃的百转千回,心思各异。只有景宣因为温纥亲手给她盛汤,心思单纯的开心着。

终于结束,开始谈正事了。景宣招来服务员,在楼上开了个雅间,想要坐下来,喝着茶慢慢谈。

上了茶,落了座。景宣把目光投向温纥,需要和董事商量的事情,肯定是重要的。温纥对上她的目光却说:“还是先说你和赵小姐的事吧。”景宣以为温纥和她说的是比较机密的事,就了然的点点头说:“好。”温纥见她这么郑重,有些不自然的低头喝了口茶。

赵媛熙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毕竟知道别人公司的机密也是个麻烦事,就自己说了起来:“相信你也猜得到,这个事情,不是景氏的问题,是官场上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哪里是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是不能明说罢了。景宣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赵媛熙喝了口茶,停顿一下,才说:“在B市,芝麻点的事都能牵出一大群人,我爸爸的意思,你先不要急,事情到明年年初就会有个结果了。就是看在你知道投其所好的份上,也不会让景氏失望的。”

景宣听到这,舒了口气。酒会以后她就去查了一下某某局内部的事,看出了一点眉头,对症下药做了些事,看来这事是做对了。

“这样我就放心了。昨天别人送了我一只青花瓷碗,看起来还挺好,不过我这方面是外行人,明天送到赵伯伯那,帮忙看看。”

赵媛熙看了她一眼,明显就带着责怪,说:“客气什么?他跟你谈得来,你多去和他说说话,他就高兴了。”见时间不早了,两个人还有事情要谈,就站起来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景宣送她到门口。回来的时候,温纥已经把文件放在桌子上,总共两份,一人一份,景宣拿起给她的那份,打开看了一会,有点不相信的抬头,见温纥宛然不动,又低头仔细看了一遍,终于相信自己没看错,才谨慎的问:“是不是拿错了?”

“没有。”温纥淡定的回答,“就是这个,你怎么看?”

怎么看?景宣犯难了,文件上写着:温氏集团员工年末内部福利。这个不是很简单的事么?虽然说要通过董事局,但是一直以来都是总经理办公室自己拿的主意,哪个董事会在意这点东西?

景宣疑惑的看着温纥,开始仔细思考起来。想来想去,都觉得温纥放在心上的工作,必定是很难很重要的。她也不能马虎。翻看了几个方案,对比了一下优势和不足,选择了B方案,用建议的口气说:“你觉得这个可以么?”

温纥看了一眼,同意。

这就成了?景宣傻眼,所以这个很难很重要的事这么快就决定了?她觉得恍惚,也就没有看到温纥因为心虚,脸上不自然的红晕。

两个人都安静下来,小小的房间也变的空旷,景宣才意识到她和温纥单独呆着。温纥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头发散在肩上,精致如玉雕的脸上上了淡妆,睫毛密长蜷曲,随着眨眼轻轻的颤动,整个人如同女神,遥不可及。房间里暖气开得过足了,闷闷的,景宣移开目光,觉得有些头昏。

“出去走走吧。”

“嗯?”景宣没反应过来,她不觉得在她放弃了纠缠,两个人的关系连朋友都不是的情况下,温纥会想和她做散步这么温情的事。

“出去走走。”温纥又说了一遍,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声音也是冷冷淡淡的。

“好。”这次景宣不认为自己幻听了。温纥先站起来,取了景宣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撑开来,景宣走过来,恰好可以就着把胳膊伸进去。

等景宣把外衣套在身上,温纥转到她面前,伸出小巧柔软的手,将纽扣一颗一颗扣上。景宣站在原地,低头就可以看到温纥面容认真的,如一个妻子一般为她把衣扣扣上,景宣两手垂在身侧,紧紧握成拳,她多想不管不顾的就把人拥进怀里,但是她不能这么做。

她在家里也为严立扬取衣服,扣衣扣么?她在家里也为严立扬盛汤夹菜么?她在家里也为严立扬做早餐么?这些温纥以前不曾为她做的事情,现在她为她做了,她却只觉得心酸,眼眶酸涩的厉害,眼泪积在里面,随时都会落下。

温纥扣完最后一个扣子,抬头却见到景宣复杂隐忍的神色。心思剔透如温纥,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她现在所想。

“景宣。”温纥低低唤了一声,心里难受还有委屈,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委屈?她伸手抚上景宣的脸庞说:“我和他。。。。。。”

景宣不想听,她不想听任何关于他们的事,隔开她的手,急急的打断:“走吧,你不是想走走么?对面就有一个公园。”

她的抗拒让温纥觉得有些受伤,她是这么在意她和他的关系,那么将来就算离婚了,景宣还愿意和她在一起么?景宣能原谅么?温纥没把握了。她可以下定决心追她回来,她可以为了找借口约她把工作当成借口,她愿意从现在开始学着做一个合格的伴侣,为她做像扣扣子这样很温馨以前没有做过的事。但是,如果这些景宣都不想要呢?

温纥想着,心里越发的酸痛起来。她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如果重新再来一次,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如果到最后,她努力的挽回过了,也把事情解释清楚了,景宣仍然介意,不肯原谅的话,她也没什么好说的。世上的事哪有双全的,得到了必然就会有失去,多痛都只能咬着牙接受。但在最终的结果到来之前,她还想争取。

公园其实是一个很小的供游人休息的几个草坪和亭子,草坪中间有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路边栽了几棵树,最中间是一些健身器材,住在周围的小孩和老人常来这里玩耍唠嗑。

景宣和温纥走在鹅卵石小路上,来来往往的有几个小孩奔跑打闹,不小心撞到了温纥,温纥也只是包容的笑笑,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第一次知道她原来这么喜欢孩子,景宣觉得其实她也不是那么了解温纥。这样也好,严立扬看起来就是文文气气的,长得也不难看,他们的孩子肯定很漂亮,而且他又是个医生,远离商场是非,肯定可以照顾好她的。只要她能幸福就好,谁给的又何必计较这么多。景宣把心压成碎片,脸上却依然是笑,看着跑远的孩子说:“很可爱,是不是?”

“嗯。”温纥脸上有着温柔的神色,现在的医学发达,如果她们有将来,她愿意去国外接受手术,为景宣生一个孩子。不过,景宣本身就像是个没长大的,这样一来,家里有两个小孩,会不会太闹?

等小孩们跑没影了,景宣才说:“走吧。你要回公司取车,还是直接回去?”

“回公司。”温纥想了一下,明天早上还有事,没有车不方便。

“嗯,那你在这边等一下,我去开车。”景宣说完,就小跑到对面把车子开了过来。服务员已经把清酒装在盒子里放她车上了,两个盒子。

到了温氏,景宣把车停下,温纥下车前说:“景宣,晚安。”

“晚安。”景宣回答。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

上一章 35第三十五章主目录下一章 37第三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