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小说 > 薄荷花海(GL)

8第八章

作者:若花辞树 更新时间:2015-03-15

简思是属于气质型的美女,很有中国古典世家女子的气度,不同于温纥下巴瘦尖的瓜子脸,她的脸型更为圆润一点。一袭波浪长发披散在肩上,双眸似笑非笑看着景宣嘴角上扬,风情天成。

早知道简学姐漂亮了,没想到几个月不见越发好看了。景宣的爪子紧紧抓着勺子舀玻璃碗里的水果沙拉,见简思看向自己,讨好的朝她笑了笑,在心里赞美道。简思好笑的看着她,捻起餐巾,探过身子擦去她嘴角沾上的沙拉酱没好气的说:“温氏是多虐待员工?怎么弄得跟饿死鬼似的?”景宣的腮帮子鼓鼓的,嚼啊嚼,快速咽下口中的东西说:“这几天一直在家里,工作多死了,都没有好好吃顿饭。还要写检讨。”

简思一听没有好好吃顿饭就心疼了,问:“一个实习生哪来这么多工作?就算工作多也不能不好好吃饭啊。还有,什么检讨?你做什么坏事被抓包了?”景宣想到检讨就难过了,温纥每次的回复只有两个字,已阅。一万字的检讨啊,还不带重样的。不过,既然是检讨还指望领导多做什么回复呢?难道还希望被表扬写得好,文采斐然?景宣觉得自己幼稚了。

她咽下最后一口沙拉,招来服务员又要了一杯拿铁,才回答在一边等待回答的简思:“我的能力强啊,老板倚重我。”还得意地笑了笑,然后脸又迅速垮了下来:“违反了公司纪律,被老板逮了个正着。”

简思是知道景宣的,她的专业能力有多强她也清楚,大学时候就常参加比赛,国际大赛的奖项也获得过几次,这样说来被重用也不奇怪了。但此刻她的好奇心被提起,提起她好奇心的是老板二字。简思带着笑意:“听说你对你们总监很迷恋哦,你说的老板就是那位美女总监吧?”

听说?除了听林夏那个碎嘴的女人说还会有谁,景宣着实吐槽无力,会不会所有的朋友都知道她对她们总监存了非分之想?捂脸,人还没拐到呢,会不会太难为情。

简思看透了她的心思,没好气道:“放心,夏夏还来不及和别人说呢。你瞧你一提人家就马上脸红,没出息。”原本就红的脸听了这句话后更红了,声音低到不能再低:“哪有。”扭捏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去欺负。看来夏夏说对了,她还真的对她们总监动心了,简思摇头,这孩子,温氏集团的研发部总监温纥,她听说过,半年多以前回国接任总监的职位后业绩显著,能力无可否认,可惜温氏已经有她大哥温建飞了,而温政又是个只重男丁,性子薄凉的人。只是除此之外她还以为人冷漠让许多觊觎她容貌的公子哥儿望而止步,除此就再没有其他的消息了。只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过的人哪会那么简单呢?越是表现出自然纯粹就越是心机深重。

这样的人适合景宣么?她担忧起来。

“小宣,我想温纥并不是最好的那个。先不说她是和你一样的女人,光是她这个人,你对她有了解多少?”简思认真的劝着,像一个关心妹妹的姐姐面露忧虑。景宣轻叹,她连心迹都还未表露为何就要她停止,喜欢一个人是心意,理智是可以阻止的。但是,如果她已经喜欢到不愿意去阻止了,还要去考虑是不是最好么?何况,在她的心里,穷尽所有的时间都找不到比温纥更好的人了。

景宣刚想说话,手机响起,看到来电显示她愣了一下随即不镇定起来,忙按下了接听:“总监?”

“我在凯利大酒店,马上来接我。”温纥说完这句话就挂了。

景宣把手机放进包里,站起来对简思说:“学姐的顾虑我明白。但,不管怎样,她于我就是最好的。我有事先走了,下次再请学姐。”说完对简思感激又抱歉的笑了笑,买了单,快速离开。

简思还来不及说话,人就已经走出店门了,果真是固执的人,本来就对劝服她不抱什么希望,只能祝福了,毕竟这条路这么艰难,如果连她这最近亲的学姐都阻拦着,小宣再坚定也难免心酸吧。

想通,打了个电话说:“熙,我在经典咖啡,快来接我。”

幸福就好,别的就先放一下吧。

景宣打了辆车急匆匆的赶到凯利大酒店,下了车就打给温纥:“总监,我到了,你在哪?”

温纥只报了个房间名就马上挂了电话。景宣摇了摇头,真是惜字如金啊。

到了包间,里面坐了一桌的男男女女,一个领带零散的中年男子正对温纥频频劝酒,温纥双颊红润向来肃冷的面容竟显出几分妩媚,显然已经喝了不少,跟那男子说:“应当敬李总才是。这次合作要多谢李总。”叫李总的坐在桌对面只是笑笑不说话,男子见此嚷嚷:“李总要敬,温总监你也要喝,今天大家高兴,可不能扫兴。”

景宣心里怒火燃气,走上前拦在温纥面前,不卑不亢的说:“郑总说的是,可是这次明明是李总功劳最大,郑总却执意敬温总监,弄错了对象,要自罚三杯。”这个郑总总想占温纥便宜,她在公司就见过。叫郑总的男子见突然冒出一个人,说话语气自信,丝毫不见怯懦,可又那么年少,一时想不起是哪一号人,又恼怒被打扰语气不善的问:“你是谁?”

温纥已经昏昏沉沉,刚想要回答,饭桌另一边的第五曦城站起来说:“宣宣,你怎么来了?”

“第五伯伯。”景宣进来就见到了第五曦城,只是不好先开口:“我来接总监回去。”

第五曦城说话其他人对景宣的态度马上友善起来,都看向景宣,原先称为李总的人这时出来说:“既然这位小侄女来了,就散了吧,事情也差不多了。第五总裁觉得呢?”第五曦城点头,问景宣:“要不要伯伯派司机送你们?”温纥站起来半力靠在景宣身上推拒:“不用麻烦了,车就停在下面。多谢第五总裁好意。”第五曦城见此也不多客气,只深深看了温纥一眼,就向她们两个道了别。

景宣拒绝了服务员的帮助扶着温纥到楼下,找到总监大人的座驾,小心地把她扶上车。自己跑到驾驶座启动汽车。

“第五曦城是你什么人?”

景宣以为温纥已经醉得没有意识了,没想到还能说话思维还那么清楚,想了一下老实回答:“第五伯伯和我爸爸早年认识,关系很好。”答完,车后座没有声音传来,景宣看着后视镜,温纥坐姿端正似在想着什么。

良久,开出酒店停车场,在景宣纠结往哪开的时候,温纥及时道:“御曜华苑,C座6幢1802。”停了会,见景宣沉默问:“认识路么?”

景宣回神忙说:“认识认识,好巧,我也住那。就在A座3幢1501。”不知是不是景宣错觉,她总觉得在她说完后温纥有片刻闪神。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等到了的时候,景宣停稳车,回头轻唤:“总监,到了。”

没有人回答。稍微提高声音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反应。

她探身,离温纥近了许多才看清她已经睡着了。听说总监是从国外回来的,看来还不能适应国内的酒桌文化吧。一想到温纥也许总是这样酒醉回家,景宣就心疼。她打开后车门,使出吃奶的劲把陷入熟睡的温纥弄到背上背起。还好这几天有常去健身馆力气长了不少。饶是如此,到了18楼,景宣已经大口喘着粗气,手酸得麻痹,腿也有点打颤。开门,找到卧室,把温纥小心放到床上,将身子端正,让她睡到枕头上,然后脱掉鞋子盖上被子,做完这些,景宣才松了口气,累得沿床边坐到地上,转头看着安静沉睡的温纥。

她总这么辛苦么?夜色里温纥的面容不像白天那么严肃,加上酒精的作用更显柔弱,双眼轻合,嘴唇抿成一条线,眉头皱起像是很不舒服的样子。景宣说不出自己现在是什么滋味,从地上爬起来弯身将温纥的外套脱掉,把衬衣的扣子解开两颗,又去浴室绞湿毛巾擦了擦她的手和脸。温纥喉咙里轻吟一声,紧皱的双眉微微舒展。

景宣在温纥的额头印上轻轻一吻,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只有几片吐司牛奶,看来不会在家做饭,也是,她哪有时间呢,只怕连吃饭都是不规律的吧。景宣找了好久才勉强煮了杯醒酒茶,景爸爸做生意应酬很多,也常喝的不省人事,景妈妈就会煮醒酒茶,喝了第二天就不那么头疼了。景宣也学会了怎么做。

端着茶杯到卧室,温纥仍然是刚才的睡姿没有翻动过。

“温纥,起来,把这个喝了。”一只手臂伸到温纥背后把她扶起来,茶杯凑到她的唇边微微倾斜。最后的温纥是真的温和,很配合的喝下整杯茶。

做完所有事,景宣寻思是要回家还是呆在这里。家离这里也就十分钟时间的距离,可是这里有她的气息,离开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离她这么近了,景宣不想走。

温纥的住所和景宣家的装修都是现代欧式风格的,相比较景宣家的精心打理,费心布置,温纥的住所很精致,精致的就像没有人气的样板房,除了卧室别的地方几乎没有温纥的痕迹。

景宣想,让温纥搬到我那多好,我可以照顾她,有应酬的时候我也可以去接她,她也不用住这样冷冰冰的房子。

上一章 7第七章主目录下一章 9第九章